首页 > 印象新闻
编导培训的公用
发布日期:2020-04-03  浏览量:884

    关于编导培训大家了解多少呢?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编导培训的一些内容,希望今天分享的知识能够帮助到大家

    在我看来,无论是散文还是采访,最重要的是要真诚,也就是在老师面前展现真实的自我。但是,这一点应该指出,这就指向那些基础较好的学生。这里的基础是好的,很难准确地定义,但是最好具体地定义它,也就是说,有一定数量的书籍观看、电影观看(不包括商业事物)、一定数量的文学成就和对生活的敏锐观察。因为此时展现出的真挚自我,有老师邀请学生进来的理由——它可以培养你成为影视圈和戏剧界的杰出人物。

    根据这种相反的观点,有些人在老师面前也暴露了自己真诚的一面,但却得到了不好的结果。这充分说明问题在于“自我”。可能有必要在这里定义“真诚”,否则会有一些模棱两可的地方。这里的真诚是指考生能够达到自己的视觉(洞察力)的最后一点。例如,在面试两个人时,他们诚恳地说:“老师,我参加艺术考试是因为我认为我不能凭借我的文化成绩进入985大学。”但其中一个人只谈到了这个层次的意义,而另一个人在这个层次的意义下可以得到其他东西——“老师,我开始接触这个专业,但我有点自私,想着自己,我跟不上我文化课的分数。也许进入985大学很难。听说中川在这个行业相当于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,所以我去吃了更多的零食。没想到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,因为我从初中开始就参加学校俱乐部的活动,帮忙编辑视频和微缩胶片,有些视频还获奖。所以最后,我想感谢那个时候的小自私,但现在我很清楚这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,让我们来看看很多学生经常问师兄师姐的一些问题:“XX学校喜欢XX风格吗?”我可以写/说:XX吗。“等等。在这个时候,很容易找到这样一个问题的答案是“好的”。为了以防万一,学生问:“老师,我能不能说我的文化不足以应付面试时的艺术考试?”老师:“是的,但是你想表达什么?”在这种情况下,两者暴露出不同的思维。“学生”的思维是要知道是否可以,迫切希望得到一个具体准确的答案,就像高中老师给出的参考答案一样。“老师”的思想是说一切都可以(艺考是文化不好导致的事件),但问题是事件的对象是什么。就像散文创作一样,创作者选择的事件可能是一样的,但表达的情感却大不相同。也就是说,问题不在于我们能否表达,而在于我们应该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高中生,依从学校教育,大多数已经习惯对待考试,甚至是对待事物,去要一个标准答案,但是有一个叫艺考的东西,它要的却是“一个人的观点”。而这一点,恰好也是艺考的难点。很多学生不知道这一点,就上了考场,最后要么是他的那个真诚的自我本身就具有表达观点的技能,要么是惨败结局。由此,不难断定,所谓的编导培训应该是帮助学生做到思维上的转变,成为一个有观点的人、有思想的人。而这种培训模式,做得最好的其实是大学。一般大学课程可以分为大课和小课,大课是指全班人一起上的课,主要方式是老师讲解,学生聆听,以及课堂交流,模式和高中教学的课程无太大不一,这类课主要是理论类的;小课则指小组课,一般是几个人分配到一个老师底下,跟随老师进行学习,大有一种师傅带徒弟的感觉,这类课主要是创作类的(此处分法乃笔者自行总结而出)。大学的这种上课模式,大课在熏陶,小课在指导学生写作(一般大课会讲剧本分析、电影史等)。所以艺考培训模式应从这种大学教学模式中得到启示,以及多多借鉴。由此,才能给予学生熏陶、技术讲解、以及师生间真诚交流。

    然而,纵观编导培训现状,主要分为两种模式,一类是小课模式,一类是机构模式。双方彼此互撕(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)。但其实,双方各有优劣。小课模式,一般时间短、高度集中;机构模式,一般时间长、循序渐进。所以,参与小课模式的学生,应该坚持看书、看电影、看关于电影和书的讲解分析。而机构学生则应多与老师交流,如果机构老师不愿意,就要自己创造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说明。由于编导培训生都需要准备自己的书单影单,所以这里又牵扯到上课模式。假若学生在熏陶上足够的话,他们会有能力自己进行准备,会知道自己应该多去看些好的论文,而且他也会比较敏感。但是,假若又从节省的角度看,如果老师熏陶讲解的内容即是他们的书单影单,那么对学生而言会比较实用,因为这样又去满足了他们一惯擅长的,即把老师的东西背下来,即要一个标准答案。但就此而生的问题也显而易见,即学生的真诚的自我仍旧是有问题的,而这便使得他们难以面对考试中的“意外”,即不在老师讲解内容范围。

    至此,有一件事便可以提出来了,即考官不喜欢考生曾参加过培训。这里的培训即指标准答案式的培训。当然,依此观点,其实也可以将全文推翻,但估念参加编导艺考培训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,如若不精解的话,至少也成为大多数人的选择,所以还是有拿出来讨论的必要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最后不妨将落点落在编导培训老师和学生身上,以起到一定的实际作用,毕竟培训模式短期内是较难迅速有所转变。